我要坦白一件事:我搞砸了。跟以前不一樣的是,先前我的專欄一般是炫耀關於《鬥陣特攻》職業電競聯賽前一週裡每日比賽的某項酷炫統計數據,現在我開始只寫一項統計數據,而且停不下來。我彷彿掉進越來越深的免子洞,不斷地搜尋資料、四處檢查,試圖理解為什麼這個選手成為他現在的樣子。幾個小時後,我發現自己站在旅途的終點,但是卻沒有任何值得一提的發現。*

這就是沉穩劍士的故事。

*開玩笑的啦!我的確想讓大家知道,在與 Houston Outlaws 對戰時,Fleta 在灕江天塔地圖擁有高達 41% 直接命中的超高準確率,擊敗了替補 LiNkzr 的 Clockwork,在兩人的對戰中以 29 次擊殺完勝 11 次。

在很久之前,就有一位劍士高視闊步地來到這片土地。他沉著冷靜,誓言只在對的時間拔劍。一場接一場的戰鬥,他深入敵陣、閃躲、招架甚至擊殺敵人,但他始終不曾拔劍。最後在一場激昂的戰鬥中,出現了吉祥的徵兆:一個入口打開了,從它的通道中流洩出一波波虹光的治療能量,來自一個獨行僧的身體。但不久之後,獨行僧的力量減弱,虹光就此消失。

劍士已經準備好了。陰影中劍拔弩張,滿溢著陽光的熱度,劍刃在空中熠熠生輝。劍引領劍士;衝向一個接一個的敵人,他不懈地尋找這場永恆戰鬥的終點。龍的吼叫從遙遠的遠處傳來,最後戰場上只剩突如其來的沉默。再一次劍入劍鞘,除了那沉穩的劍士之外無人生還。

總之,這只是把話拉長來說:

費城隊傷害輸出手 ShaDowBurn(Georgii Gushcha)創下了在使用龍一文字時,平均 55 秒才出劍的聯賽新高。

ShaDowBurn 是一個謎。一般觀眾和專業人士很快就會認為,他是世界上最強的其中一個源氏選手(即便不是世界第一)。但 ShaDowBurn 以如此不同於同儕們的方式操作源氏,用其一種特殊的風格,讓他在比賽數據結果頁面上看起來似是令人困惑的最頂尖選手。與聯賽裡所有其他選手相比,ShaDowBurn 以源氏進行對戰的時間、產生的龍一文字絕招次數都是兩倍以上,而絕招擊殺數是其他選手的兩倍。(在這三項比較項目中,波士頓 DPS DreamKazper(Jonathan Sanchez)是唯一例外。)

這些比較數據暗示了 ShaDowBurn 的沉穩冷靜。他使出龍一文字的比率最低,平均扣招時間最長,並且使用每一次的龍一文字所輸出的傷害是聯賽中第二低的。

  • 最低的龍一文字使出比率(3.16/10分鐘)
  • 最沉著的扣住龍一文字時間(扣招平均長達55秒)
  • 每次龍一文字輸出的傷害倒數第二(每一刀229,只揮劍)
  • 使用源氏進行的對戰時間最長 (4:40:53)

從紙本記錄來看,ShaDowBurn 的龍一文字似乎沒有很完美。但如同沉穩劍士曾說過的:「重要的是龍一文字使用的品質,次數多寡不重要。」 ShaDowBurn 的龍一文字以 1.21 的擊殺率,在聯賽排名第三,並且沒有拔劍也同樣致命,以每 10 分鐘 11.36 的最後一擊率排在聯盟第三位。

以上兩項比較項目,只有倫敦隊的傷害輸出手 Profit(Jun-Young Park)與首爾傷害輸出手Wekeed(Seok-Woo Choi)超過他,但這些選手使用源氏一角比賽的時間,甚至不到 ShaDowBurn 源氏的三分之一。即便在相同的比賽時間內,ShaDowBurn 有很高的機會成為聯盟中最致命的源氏之一,不論有或沒有拔劍。

只要你追蹤他每一次出劍後有條不紊的公式,就不會太在意 ShaDowBurn 每次龍一文字輸出的傷害統計數字。

每次 ShaDowBurn 使出龍一文字時,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空中施放迅影襲。拔劍會重置迅影襲的冷卻時間,但他並沒有使用;相反地,他降落在地並揮劍擊殺,然後馬上使出招架。招架造成的損傷通常讓敵人的生命值低到足夠用一次迅影襲就可以解決他們。也就是只有在這時,沉穩的劍士才會使出迅影襲,對他的敵人造成一次致命殺戮的攻擊,讓他能往下一個犧牲者前進。

ShaDowBurn 經常使用連續快速揮劍擊殺來解決生命值較多的敵人,並重置他的迅影襲冷卻時間。這些揮劍造成的傷害很少超過上限 120 點傷害,這也解釋了為什麼 ShaDowBurn 的刀刃傷害數值如此之低。

其他的選手,特別是那些使用龍一文字逼出輔助絕招的選手們,比較沒有留意他們出劍攻擊的對象為何,因為他們輸出的傷害都可以由超凡入聖治癒。某些選手甚至是試著擊殺肉盾,ShaDowBurn 卻不是如此。他絕大多數都將目標放在輸出角色及輔助上:他的76% 擊殺率是建立在這些較脆弱的目標上。

  • 龍一文字每一次揮劍可以造成120 點的傷害。
  • 迅影襲每一衝刺可以造成 50 點傷害。
  • 迅影襲會在擊殺敵人及施放龍一文字時重置。
  • 招架可以用來造成額外的 30 點傷害,擊殺一個有 200 點生命值的目標。

ShaDowBurn 的致命性對他的團隊 Philadelphia Fusion 來說有何影響? 他們可以利用他對敵人造成的恐懼,壓制他們走向痛苦的兩難局面。一個普通源氏可以用龍一文字逼出超凡入聖那樣的輔助絕招就夠了,這是一種一來一往的方式,進一步讓對方無法反制其他攻擊絕招。但 ShaDowBurn 與他值得信任的突進型傷害輸出夥伴 Carpe(Jae-Hyeok Lee),在沒有龍一文字的情況下仍然相當致命,讓其他隊伍必須在兩條不幸的道路間做出選擇。

例如,禪亞塔必須決定:在 ShaDowBurn 還未拔劍的情況下,我是否要使出超凡入聖來拯救自己及同隊團員的性命?或是我要冒著死亡的危險捏著絕招不放?

大多時候,治療者選擇前者。然後沉穩的劍士可以再次拔劍,所經之路只留下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