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歡慶母親節的這一天,我採訪了五位聯賽選手的母親。在我採訪數名偉大女性的過程中,我越來越能體認到,很多關於如何在現代社會教養小孩的事情我們都可以向她們學習。在充斥著社群媒體與各種社會期待的現今,只差臨門一腳就可以讓社會大眾接受新興的電競賽事了。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在聯賽中關於偉大母親的信任、母愛、社群媒體、對聯賽的觀感、選擇與放手等故事。

相信孩子

Shellie Cruz 火速竄紅成為了網路上的大紅人,因為她在 Houston Outlaws 擔任攻擊位的兒子 Dante “Danteh” Cruz 發了一則推文,推文中附有媽媽叫兒子帶 Space 去吃冰淇淋的一段對話截圖。「我認識很多他在聯賽裡的朋友。」Shellie 告訴我。「我知道他和 Space 交情最久,因為他曾和他一起待過 Denial 戰隊 [在 2016 和 2017 這兩年]。」

young-danteh-controller.jpg
Dante 五歲時的留影。

Shellie 很年輕就當了媽媽,她在生 Dante 時還沒從大學畢業呢。Dante 還在讀三年級的時候,就已經展現出驚人的邏輯、洞察力與智慧了──Shellie 告訴我他厲害到在他爭著要些什麼東西的時候完全吵不贏他。「他完全就是當律師的料,要講贏他實在是超難。」她說道。「他辯論起來總是思緒清晰、有條有理。」

Shellie 知道他的兒子已經長大成人,她相信他的兒子已經成熟到懂得作出正確的選擇、懂得如何自主判斷。正因如此,在他毅然決然走上《鬥陣特攻》選手之路時,她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做出了讓步。她回憶起 Dante 第一次為了《鬥陣特攻》而錯過大型家庭聚會的事情。「他說他不要去吃復活節晚餐。」她回憶道。「我心想:『什麼?!』 我那個時候好傷心。我說:『好吧,我相信你這樣的選擇是正確的。』 如果他說他必須得去做某件事,誰都攔不住他。他一但下定決心要做某件事,就是一定會做到好。」

danteh-shellie-portillos.jpg
20 歲的 Dante 和他母親在他的生日晚餐場合的留影。

他也沒有辜負母親這樣的期待。Dante 不只在《鬥陣特攻》界發光發熱,他也以不錯的成績從高中畢業了。而當 Dante 得為了聯賽搬到洛杉磯時,Shellie 知道他的兒子這麼做是對的──即便這讓她傷透了心。

「他有一天叫我進去他的臥室。」她說道。「我坐到了他的床上,他對我說『媽,我要搬去洛杉磯幾個月。』 我聽到都哭出來了。」 Dante 看到這個景象心裡也是一揪,但 Shellie 告訴他:「我替你感到高興──我不是因為你的關係而感到難過,是因為我自己的關係。給我幾分鐘冷靜一下!」

「他懂。」她說道。「他給了我一個擁抱。」

有愛大聲說、酸民退散

Dallas Fuel 攻擊位 Zach “Zachareee” Lombardo 的母親 Liz Lombardo 是比較有名氣的其中一位聯賽母親──我個人會把她分類在高調的聯賽母親那一區、把她分類為最高等級的聯賽媽。有在關注聯賽推特帳號的人一定會看到 Liz 出現在推特的頁面上。大家都很喜歡她,喜歡她愛她兒子的樣子,也喜歡她兒子同樣愛她的模樣。

brother-zachareee-controllers.jpg
Zach(右)與他的哥哥 Dylan(左)一起玩遊戲時的留影。

「他是個真誠的孩子。」Liz 說道。「他不會害羞於把情感展現出來,他真的是個很窩心的小孩。他發關於我們母子關係的推文這件事,讓我感覺很溫馨。他不會不好意思去表現出自己身為孩子的那一面。」

Liz 非常熱衷於參與他孩子的人生,這使得她不只愛上了 Dallas Fuel,也為《鬥陣特攻》電競賽事所著迷。她讓家裡整天充斥著《鬥陣特攻》。「我在家工作,所以每天從我一起床開始,電腦就是開著的。」Liz 說道。「剛好 Whoru 都在早上開台。所以我會先跟 Whoru 一起吃早餐,之後換 Zach 開始實況,我有時候也會跑去看 Unkoe 的台。基本上,我們家整天都在播《鬥陣特攻》。我們平常會看職業競技賽,星期四到星期天則是看聯賽。一整天電視上出現的都是比賽的畫面。」

liz-zachareee-restaurant.jpg
Liz 和 Zach 前往波蘭參加《鬥陣特攻》職業競技賽第一賽季決賽時的留影。

Liz 如此參與其中,關於她兒子的事情她自然是無所不知,她有注意到 Zach 的大眾形象有兩極化的現象。「有支持他的死忠鐵粉,也有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而討厭他的觀眾。」她說道。她盡量不去看 Reddit 的文章,但偶爾還是難免會收到酸民惡意攻擊她兒子的訊息。

她的處理方式很簡單:封鎖他們就對了。「如果你討厭某個人,封鎖他就對了,這樣你就不會再被他們煩了。」她說道。「塗鴉牆是屬於你自己的,你懂我的意思嗎?」

不過整體來講,Liz 在推特上與他人互動的過程還是美好的。「每次有人在推特傳訊息給我我都會回覆。」她說道。「大家都超級支持 Zach 的,我很高興。我為他結交了許多朋友而感到開心,他能夠跟他的粉絲們互相交流這點真的是超棒的。我總是跟大家說,如果在比賽現場有看到我,記得跟我說聲嗨!我喜歡去認識大家。」

放手讓孩子追夢

「JP 當時還在念高中三年級,正準備要申請大學。」Los Angeles Gladiators 攻擊位 João Pedro “Hydration” Goes Telles 的母親 Stella Randolph 回憶道。「當時的我對他很失望,因為他在校成績很好、表現優異,但是卻不怎麼想要攻讀大學學歷。所以 2016 年的那個暑假我把他送去參加杜克大學的營隊。他回來之後跟我說他不喜歡電腦科學,說他很想要靠打遊戲吃飯。我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叫他最好趁期限還沒截止前趕快申請好大學!」

hydration-cats.jpg
JP 八歲時與家中領養的貓 Finnegan 和 Fiona 的留影。

JP 在 Stella 的家鄉巴西出生,但因為各種因素的關係,JP 小時候在很多地方生活過:母子兩人曾住在中國,之後搬到了日本、泰國、俄羅斯和丹麥,最後才安頓到北卡羅來納。「因為遇過很多不同的人、接觸過很多不同文化的關係,他懂得去接納各式各樣多元的人們,使得他能夠拋開歧見。」Stella 說道。

縱使 Stella 常攜子四處奔波,她還是希望她的兒子能夠過上一般人的生活,所以在 JP 一開始提出想要成為電競選手的理想時,她並不贊同。但當 JP 有機會參加聯賽時,Stella 和她丈夫還是有花時間去了解比賽的事情。「我們去查了關於電子遊戲產業和電競選手職涯的各種資訊,結果令我們大開眼界!」她說道。「我們仔細地看了一遍他的選手合約,決定放手讓他去追逐自己的夢想。」

hydration-stella2.jpg
11 歲的 JP 與他媽媽 Stella 前往加州旅行時的留影。

Stella 也漸漸喜歡上了遊戲,她到目前為止只曾經因為坐飛機的關係錯過了一場 Gladiators 的比賽。與兒子分隔兩地令人難受,可她卻也很滿足,因為她知道自己的兒子是快樂的。「我還記得有一次我走進他的臥室,看到他的衣服還掛在衣櫃裡面,以前上學揹的背包也放在角落,害我哭得唏哩嘩啦的。」她說道。「不過當下我都會提醒自己,我兒子現在很開心、我兒子正在做著他想做的事情、我兒子正在實現著他自己的夢想。」

葡萄牙語裡面有一個字:saudade,這個字沒有辦法翻譯成英文,Stella 告訴我:「這個字給人一種孤單、缺少了些什麼的感覺。我現在想到他還是會感到 saudades,不過我現在也越來越能夠調適與兒子分隔兩地這件事給心情所帶來的影響了。」

hydration-stella-1422.jpg
JP 與他媽媽今年在 Gladiators 選手基地的留影。

其實電競比賽就是運動比賽

「在 Corey 大約10、12 歲的時候,我問他:『你長大之後想要做什麼?』」Washington Justice 攻擊位 Corey “Corey” Nigra 的母親 Melissa Cirafisi 回憶道。「當時的他直直地看向我並說道:『媽媽,等我長大,我要靠打遊戲賺大錢,我要賺一百萬。』 我還記得我當時拍了拍他的頭對他說道:『這樣啊,親愛的,聽起來很不錯呀!』 沒想到他居然是認真的!」

corey-controller.jpg
Corey 四歲時的留影。

Melissa 在談到 Corey 的成長過程時開心地嘆了口氣,心情非常愉悅。「他總是笑容滿面,非常開朗。」她說道。「他很友善、很外向。幾乎每天都會有四五個小孩跑來我們家玩。」

Corey 非常喜歡運動、喜歡比賽,他踢球踢了好一段時間,不過在 14 歲之後,他改成了在遊戲裡面跟別人競技。「我其實滿能夠接受的。」她說道。「當時好多親朋好友都跑來唸我。我常常會聽到別人說:『妳不能讓他一整天都在打電動,妳要讓他出去外面走走才行。』但 Corey 可是非常聰明的呢。」

Corey 是國家榮譽學會的會員,不只參加先修課程,成績還全都拿了 A。「我哪有理由能叫他不要再打電腦了呢?」

corey-melissa.jpg
16 歲的 Corey 與他媽媽 Melissa 的留影。

Melissa 可不認為她的小孩是毫無抱負地整天窩在自己的房裡吃著零食打遊戲;她在她兒子熱愛的遊戲中看到了講究戰術與技巧的一片天地。時至今日,她已經可以看著他一步步實現自己小時候的夢想了。Melissa 和 Melissa 72 歲年邁的母親從來不會錯過 Corey 的比賽──對她們來說,電競比賽其實就是體育賽事。

「當他面帶笑容地走上比賽舞台時…那種感覺真是難以言喻。」她說道。「反正心情超好的就對了。我看 Corey 比賽時會感到異常興奮,雖然我不大了解遊戲──其實我對任何運動賽事都不了解,小孩子踢足球這麼多年了,我還是不知道越位是什麼概念,我只知道我在看有老鷹隊在的超級盃比賽時會覺得很興奮。多虧《鬥陣特攻》職業電競聯賽有主播和賽評,讓我感覺好像有稍微懂了一點。」

corey-little-pc-gamer.jpg
Corey 一歲時的留影。

興趣永遠是王道

「通常在大家發現:『噢,妳是會計師啊』的時候氣氛就會安靜下來。」Dallas Fuel 自由位坦克 Lucas “Note” Meissner 的母親 Carol Meissner 說道。但 Carol 可不是什麼一般的會計師──她是專門研究汽車產業的教授。「因為汽車產業性質的關係,我的學生大多數都是年輕的男性,所以要說服他們把我看作一回事需要花點功夫。我通常都會在上課第一天騎我的重機去學校,這樣子後續就好辦了。」

note-skiing.jpg
7 歲的 Lucas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馬蹄谷滑雪場的留影。

她說得一派輕鬆,好像這件事沒什麼大不了一樣,接著她又補充說她和她丈夫有一對情侶重機。Carol 無疑是個狠角色,她可是育有兩名功成名就的電競選手呢。根據她的說法,同時撫養兩名男孩是個充滿挑戰的過程。自她買麥片拿到免費附贈的遊戲之後,她的兩個兒子就都開始對遊戲愛不釋手。

「我善加利用了這一點──既然他們這麼想玩電腦,我就給他們教育遊戲玩。」她說道。「要讓他們上網玩教育遊戲很簡單,因為對他們兩個來說那樣的遊戲也很有趣。」

note-soccer.jpg
穿著足球聯賽球衣的五歲 Lucas。

Meissner 夫妻倆一路以來都很支持他們的兒子們打遊戲,即便是在他們已經長大後也還是這樣,但是有條件。他們兩個必須要在學校保持良好的課業與體育成績,才能夠有商量的空間,像是在晚上的時候多玩一點,晚點再上床睡覺。在他們的選手生涯開始起步之後,Carol 和她丈夫在家裡的地下室布置了一間「電競專用房」。「我們在地下室那邊設置了兩台電腦,盡可能地遠離我們的臥房,這樣爸爸媽媽才能夠在樓上睡得安穩。」她笑著說道。

你可能會想,身為大學教授、在推特上稱自己為「媽媽音符」的她應該會因為兒子沒有繼續攻讀更高的學歷而感到失望才對,但現實情況卻恰恰相反。

「我只希望他的人生可以適性發展,我不想要把其他人的想法加諸在他身上,強迫他成為別人理想中的樣子。」她說道。「現在已經不是 1960 年代了,我才不會像以前那樣要求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讀高中,然後接著唸大學,然後買車結婚,照著別人的安排度過一生。那樣的時代早就過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