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Ho “Fury” Kim 外表給人的第一印象不像是個特別健談的人。在打比賽的過程中,他總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在遊戲裡,只有在對戰結束後才會允許自己鬆懈下來。但是平時的他絲毫不見比賽時那個彈無虛發、攻勢強勁、令敵人聞風喪膽的 D.Va,拼命三郎的形象可說是蕩然無存。

Fury 在專訪裡又會變成另一個樣子:思緒縝密、能言善道,陳述己見時字句的完整度就跟他 D.Va 的表現一樣無可挑剔。以一個從未特別試著去博取注意力的選手來說,這樣的表現著實讓人眼睛為之一亮。也正是因為他有著這樣的特質,讓他在成為電競選手以來的這好幾年內一直沒有成為焦點。

Fury 在加入電競界之初還沒什麼名氣,他最一開始是代表實力表現較差的 Rhinos Gaming Wings 出戰 OGN APEX 賽事。雖然他一路以來玩遊戲的技術都不在話下,但他以前可從沒考慮過要成為全職的電競選手。「老實說,我以前就只是個普通的學生,照常上著學,到處玩遊戲,計劃著之後要讀餐飲學校這樣……」

等等,什麼?餐飲學校?學怎麼料理那種嗎?

Fury 趕忙澄清道:「其實我當時也沒有說在餐飲這方面下很多功夫啦。我當時是在放學之後跟一個家教在學一些基本功。只有學怎麼用刀和一些很基本的廚藝而已……然後《鬥陣特攻》就上市了。」

Fury 某天在一場選拔賽中受到實況主的青睞,就這樣受邀加入了那名實況主的業餘戰隊裡。在這支戰隊確定與 APEX 無緣後,Fury 便跳槽到了 Rhinos Gaming,與今年在聯賽再次相逢的競爭對手 Sang-Beom “Munchkin” Byun 和 Kang-Jae “Envy” Lee 等人在他職涯第一場線下賽中較量。

雖然 Fury 身處 Rhinos Gaming 麾下的時間有半年多之久,但他真正開始發光發熱是在 2017 年年中被 Team Liquid 挖角之後的事了。

「Rhino 那時差不多要拆夥了,隊友們各奔東西,各自尋找著新的戰隊、新的舞台。」他解釋道。「最先跟我聯絡的人是 Dennis—InternetHulk。是他邀請我加入他的戰隊的。」

Dennis “InternetHulk” Hawelka 是《鬥陣特攻》電競界相當具影響力的始祖人物之一,他曾是表現亮眼的 Team EnVyUs 隊上的核心要角,後來他退居幕後,成為了 Team Liquid 的教練。InternetHulk 在剛成為教練的兩週後便邀請了 Fury 入隊,這份選手合約使得 Fury 必須搬家,而且需要全職投入在電競賽事裡。

「我當時覺得加入另一個國家的戰隊會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因為像 Envy 還有一些我們的教練都已經跑到 Immortals 去了,而且他們發展得挺不錯的。」Fury 說道。「雖然我那個時候年紀還很小,而且我不太會說英文,Team Liquid 隊上也沒有安排會講韓語的助手,所以心裡很不安,不過隊上的每個人都很友善,所以我在 Team Liquid 度過了很愉快的時光。

他停頓了片刻,謹慎地思考著接下來要陳述的事情應該怎麼表達。在 2017 年 11 月 8 日那一天,也就是在聯賽開始的前一個月、Fury 剛加入 London Spitfire 的四天後,InternetHulk 去世了。為了紀念他,每次聯賽賽季結束後,都會頒發 Dennis Hawelka 獎給對整個聯賽社群最具正面影響力的選手。

「Dennis 不只教了我很多關於遊戲的知識,也是我人生的導師。」Fury 最後這麼說道。「雖然我們之間有著語言隔閡,但他每次都會很努力地試著跟我溝通,讓我感到很溫馨。」

我們練習的時候總是全力以赴,整個賽季的過程中都是如此。感謝一路以來熱情支持我們、為我們加油的粉絲們。終於等到了這一天,我想跟我的朋友 @INTERNETHULK 說,希望在天上的你有以今日的我為榮。GG!我們拿到冠軍了! @Fusion pic.twitter.com/n5mcrqR2cx

— Fury (@Furyy_d) 2018 年 7 月 28 日

Team Liquid 在當時獲得了《鬥陣特攻》職業競技賽第零賽季亞軍此項不小的成就,緊接著便在三個月之後解散了,Fury 也因此踏上了尋找新家的旅程。 他在幾經波折之後,參加了 Cloud9 的選拔賽,Cloud9 在當時已經把 Kongdoo Panthera 和 GC Busan 這兩支當年最強的韓國戰隊的成員納入了麾下。

「我在聽說 Cloud9 決定要網羅 Kongdoo 和 GC Busan 這兩支戰隊的成員時,還沒有接獲到確定入隊的通知,所以後來在思考要不要加入他們的時候我還滿不知所措的,因為這兩支隊伍裡都沒有我熟識的人。」Fury 回憶道。「我跟他們之間沒有交情,先前也從來沒有過任何交集,感覺場面會滿尷尬的,不過既然有這個機會,我還是決定要好好把握。」

London Spitfire 是打頭陣搶先嘗試 12 名選手陣容的隊伍,在這種規模的隊伍同樣一個職位會由兩個選手擔綱,也就是說隊內選手上場比賽的時間會互相衝突。但 Fury 並沒有用負面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他沒有去計較是不是能夠成為先發選手,只是全心投入在如何扮演一個既優秀又可靠的隊友之上。

「那時的我一心只想著要怎麼讓自己表現得好。」他說道。「我可不想要因為我技術不佳的關係而拖垮整個隊伍。」

隊伍氣氛

Fury 在被問到 Spitfire 隊內目前的氣氛是如何時,給了一個很生動的比喻:「我們隊伍就像是玩具黏土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是不同顏色的黏土,混合在一起之後可以變成一個全新的顏色,而我們的作戰方針則是看教練他們想要把我們這些黏土塑造成什麼樣的形狀。我們彼此之間相處得非常融洽。我們在休假的時候也會大家一起出遊,玩得不亦樂乎。」

接著,他用英文說道:「大家一起耍廢。」

他對自我提升的堅持以及對社交的排斥,隊友們都看在了眼裡。在聊到隊友們是如何幫助他融入大夥的時候,他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羞澀的笑容。「我比較不會主動去搭訕別人;所以在相處一段時間之後我才開始跟大家講話、跟大家互動,不過一旦熟了之後,大家對我都非常友善,也都很願意嘗試跟我交心。」

2018 年 London Spitfire 的 12 人初始選手陣容當中的大多數戰友都在賽季進行期間就離隊了,不過 Fury 跟我說他至今仍然維持著跟昔日隊友之間那份深厚的友誼。雖然 Spitfire 在去年賽季的第三和第四階段中表現較不理想,但他們在季後賽中有扳回一城,拿下了第一賽季的冠軍,而 Fury 也被 Philadelphia Fusion 的對手們公認是 Spitfire 之所以能夠獲勝的最主要因素。

Fury 在去年聯賽中的鋒芒很可惜地被 ae-Hui “Gesture” Hong 和 Jun-Young “Profit” Park 這幾位隊友給蓋了過去,不過他操作 D.Va 的亮眼表現在最近總算是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他使用防護力場抵銷對手絕招的非凡技巧是 Spitfire 在去年賽季總決賽中奪冠的關鍵,不過一直到今年賽季他的這個長處才開始備受關注。他總是夠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吸收掉敵人的引力彈,他也因此被封以聯賽最強 D.Va 的稱號。

Fury 有注意到自己的積分排名,但他不會讓這些名氣去影響到他比賽時的心理狀態。Fury 可以像用 D.Va 吸收掉敵人的絕招那樣消除掉這些心理層面的負擔,進而把它轉化為優勢。

「在遇上強大的對手時,我只要一想到我得好好加油才能配得上聯賽最強 D.Va 的稱號這點,我就會被激勵,這能讓我表現得更好。」他解釋道。「比賽時的壓力能夠幫助我享受當下、沉浸在遊戲的氛圍裡。我不是那種會向壓力屈服的人,有的時候我反而還能夠在比賽時把壓力化為能量。」

今年賽季的焦點來到了他身上,許多賽事分析員和粉絲都開始注意到他那冷靜、沉穩的玩法。Fury 很喜歡現在擔任輔助的這個職位,只要默默地耕耘讓隊友們有大展身手的機會他就很滿足了。

這種以長期角度來看可以航向成功的做法讓 Fury 這位選手、這個人在他的電競職涯中發展得相當順遂。

「只要我還能夠參加聯賽,我就會想要繼續打下去。」他說道。「我想要累積經驗、汲取各式各樣的知識,我也想要在未來學習如何克服困難與挑戰。我們這些年輕的聯賽選手雖然沒有繼續攻讀更高的學位,但電競比賽其實也可以讓我們學到很多在其他地方所無法學到的事。我想要在今年度盡可能地累積比賽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