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年前,我的兒子在曼哈頓下城的一所醫院裡誕生,我步出產房並接起了來自暴雪人資部門的電話。我所應徵的職位是電競賽事編輯,工作內容主要是負責報導在當時才剛要興起的《鬥陣特攻》職業電競聯賽™。與我通話的人資知道我老婆待產的事,人資一定覺得我瘋了,居然在喜迎第一胎之後這麼快就接起了她的電話。我老老實實地告訴她,這份工作早已令我癡狂。

幾天之後,我和我老婆把兒子從醫院給接了回家。在緊接而來的陪產假期間,我成天逗弄著寶寶,一有空就打開新出的開放世界類型遊戲來玩,並持續準備著暴雪後續的面試事宜。在我兒子出生後不到一個月,我便搭機前往加州爾灣,與當時規模還很小的聯賽團隊碰面。

在我兒子剛滿三個月那天,我又再次登上飛機,只不過這次我買的是與我老婆小孩一起飛的單程票。(給新手爸媽的專業建議:跟三個月的寶寶一起搭長途飛機時千萬不要穿自己非常珍惜的衣服。) 在日暮時分飛抵長灘的我們三人都是第一次體驗到南加州夏天那舒適溫暖的天氣。

我加入暴雪團隊的行列,與大夥兒們一起如火如荼地為即將到來的聯賽做準備。當時只有共七個電競組織有正式投入聯賽的行列,緊接著在往後的幾個月內又陸陸續續地出現了另外五支隊伍,這些電競史上首次從全球各個城市出發的電競隊伍也開始有了自己的名字和代表色,先是 London Spitfire、Shanghai Dragons、Philadelphia Fusion,接著餘下的九支隊伍也一波波跟進。#AcesHigh, #breakthrough 還有甚至是 #pdomjnate 這幾個標籤用語在當時更是都還沒問世呢。

BlizzCon 2017 非常成功。我們重啟了聯賽的官方網站,第一任主席(同時也是兩個小孩的爸)Nate Nanzer 也穿著黑橘相間的聯賽夾克走上 BlizzCon 舞台向玩家們介紹第一賽季的 12 支隊伍,並說明了關於聯賽的大小事。

在那個時候,我兒子才六個月大,跟他媽媽一起住在家裡。他當時完全不知道我這個當爸爸的到底在搞些什麼。我的父母也沒什麼頭緒,不過各隊伍都跟城市有所關聯這點讓我找到了一個簡單的解釋方法。「其實這就跟傳統運動賽事是一樣的,只不過比賽項目是電腦遊戲。」我這樣告訴我爸。我爸看著我從小跟兄弟或自己一個人打遊戲長大,我不知道他能否理解我的工作內容,不過他對我有信心,對聯賽也有信心。

讓我們把時間快轉到 2018 年 7 月份的某個星期六,那時正值第一賽季的聯賽季後賽。我打了通電話給我爸:「嘿,快轉到 ESPN。」

「好。」他回答道,接著我便聽到了打開電視的聲音。「哇,這真是……」他說道。

聯賽第一賽季為世界各地的父子(和母女)帶來了許多類似這樣的時刻:突然之間,原本只有年輕世代才懂的圈子以一種長輩也可以理解的方式出現在了世界的舞台上。就算長輩仍舊無法完全認同電競,改觀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我還記得我一個已經當爸、育有一名小女孩的朋友在臉書發的文,不是個電玩咖的他在 ESPN 轉播季後賽的時候在網路上寫到:「我看不大懂聯賽,但是還滿令人上癮的。」看到這段文字的我,發覺到我們正在做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聯賽的總決賽也是盛況空前,賽事的舉辦地點在紐約州布魯克林的巴克萊中心,也就是 NBA 籃網隊的主場。在搬家到加州與我那個陣容不斷壯大的聯賽團隊共同報導賽事一段時間之後,又回到了這個我居住了 16 年的故鄉。在沿著大西洋大道往比賽場館的路上,跟在 New York Excelsior 輸出手 Jong-Ryeol “Saebyeolbe” Park 後方的我看到前方有一小群人正興奮地吱吱喳喳、細聲討論著走在他們前方那個戴著耳機的輸出之神,這一幕著實令我嘆為觀止。「就是他!他就是 Saebyeolbe!」

在比賽場館的第一晚讓我驚覺到一件事情。我參與過很多大型電競賽事,像是英特爾極限高手盃,以及在無數個夜晚於洛杉磯暴雪電競館所舉辦的比賽。但這次的情況不同以往。來自各國的男女老少把巴克萊中心給擠得水洩不通,而且我居然還在對戰過程以及休息時間看到人們在走道上跳起了舞來!我這輩子到過很多大型運動賽事的現場,但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元、如此熱情的觀眾。來自各個州、甚至是從其他國家遠渡重洋而來的家人、小孩、朋友以及粉絲們都聚到了一起,準備迎接聯賽第一屆冠軍的誕生。

我在休息時間溜到舞台下方跟我的一位前任老闆碰面,他帶了他那兩個都是聯賽粉的兒子來到現場觀賽。兩個小男生簡直樂歪了,笑得合不攏嘴。另外一個我以前的工作夥伴也帶了他的姪子來玩。我的哥哥和他的兒子則是在家鎖定直播,他們兩個會一起玩遊戲(而且兩個人主玩的都是托比昂──這樣沒什麼不好)。我爸則是在隔天轉台到 ABC 收看總決賽的重播。London Spitfire 在最後一局國王大道把 Philadelphia Fusion 給壓制得動彈不得,在他們順利奪冠後,我也就啟程返家與我老婆和兒子團聚了,心滿意足的我,覺得自己參與到了歷史上非常重要的時刻。

再把時間快轉到今年賽季第二階段第一週的賽事,那天是星期六,我正舒服地窩在家看著 Chengdu Hunters 以 4 比 0 擊潰 Paris Eternal。那時距離我兒子兩歲生日只剩下一個月了,他跟我一起坐在沙發上,看著火爆鋼球大師 Menghan “Ameng” Ding 大展身手。然後發生了下面這件事:

我快要年滿兩歲的兒子在跟我一起收看聯賽 #OWL2019 時,每次只要看到火爆鋼球就會一直大喊「球球!」

真是可愛到爆。@overwatchleague

— Hunter Slaton (@hrslaton) 2019 年 4 月 6 日

我的內心感到無比地驕傲。

但先回來說說我爸的事。很久以前,他和我在我小時候長大的阿肯色州小石城玩著傳接球的遊戲,我還記得那年寒冷的冬天來得特別晚。我也不知是為何,不過那個時候我們丟的是一顆亮橘色的棒球,一位碰巧路過的報社攝影師看到了正在投球的我們,覺得那顆太陽顏色的球很有新的季節到來的感覺,於是決定照一張相。那張照片後來被放上了報紙版面,我爸把那一頁表框保存了下來,至今它仍被收藏在我家的某處。照片裡的我穿著一件很不上鏡的衣服,我還記得在報紙剛登出來的那個早晨,我媽跟我爸說,我之後外出時不應該再穿那條雖然我很喜歡但已經穿到有點破舊的 Polo 衫了,不過也是多虧有那件衣服,才讓這個回憶更加寶貴。

我很期待有一天,聯賽能夠成為父子之間共同的話題,到時候說不定火爆鋼球的精采畫面還會被做成數位版的相片呢。父親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