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賽選手們希望以什麼樣的身分活在其他選手的心中呢?大多數選手的答案都會是:以最強王者的身分。就這一方面來說,Los Angeles Valiant 的輔助兼隊長 Scott “Custa” Kennedy 與其他人無異。但是在 Valiant 一路走來有起有落的 2019 年賽季中,Custa 之所以能夠帶來影響力,其原因卻與《鬥陣特攻》遊戲本身毫無關聯。

事實上,在賽場之外,沒有人的影響力可以超越 Custa,他在星期五晚上於洛杉磯的暴雪電競館成為了第二位獲頒 Dennis Hawelka 獎的選手,也就是大家公認對聯賽社群產生最大正面影響力的選手。

頒發這份殊榮給 Custa 的是去年的得主 Pongphop “Mickie” Rattanasangchod,他那無邊無際的熱情、人見人愛的笑容,以及與 Hawelka 本人生前的交情,都在在讓他成為了第一賽季獲獎者的不二人選。Custa 對 Hawelka 的記憶橫跨無數個電競賽事,因為在這些比賽當中,Hawelka 一直都是觀眾們熟悉且喜愛的臉孔。

「每個地方都有 Dennis 的身影。」Custa 回憶道。「他總是樂於介紹大家給彼此認識、對每個人都總是那麼地健談,而且他很懂得如何幫助大家團結,要辦到這點在電競圈裡有一定的難度,因為我們大家都只是努力打著比賽的宅男。」

雖然說 Custa 也是個宅男,但是他一直以來那種獨立自主的個性,讓他得以在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中向上發展。他一直到 22 歲的時候才踏入電競圈,當時的他決定相信自己的遊戲技術並放手一搏,離開他原本在澳洲就讀的大學,搬遷到溫哥華居住。這樣的過程教會了他自食其力的本領,也改變了他的生活方式,讓他不再只是每天耽溺在小小的電競世界裡。

Custa 把這樣的價值觀也帶給了其他 Valiant 的成員,暫代總教練職務的 Mike “Packing10” Szklanny 可以替他的影響力作證。「他經驗豐富,他已經在電競圈裡打滾很長一段時間了,他十分清楚照護其他選手以及幫助他們學習的重要性。」他說道。「我指的並不是他會去教其他人怎麼當一個比賽選手,而是他會去教他們如何打理自己的生活、教他們認識自己、教他們做人處事的方法。」

Custa 的隊友也同意這樣的說法。「他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同時也是個很優秀的領袖。」跟 Custa 一樣負責操作輔助角的 Young-Seo “Kariv” Park 說道。「要是沒了 Custa,Valiant 會少很多歡笑。沒有他在身旁的那種感覺一定非常空虛寂寞。」

隊上最年輕的選手 Indy “Space” Halpern 補充道:「他所秉持的運動家精神真的是超越極限,身為選手的我以他為榜樣……Custa 不會做的事情,我們也不應該做。」

「很多選手都只有 18、19、20 歲,才剛剛從高中畢業,就必須得搬來洛杉磯這裡,展開身為電競選手的生活,這種生活跟一般人的生活差距可大了。」Custa 說道。「我會盡全力去幫助這些選手培養責任感,並打理好一切跟比賽有關的生活大小事,不光只是打比賽這件事。」

Custa 給年輕選手的建議,不單單只有取得遊戲與生活之間的平衡這件事,還有他努力實踐的理念,也就是那個曾經幫助他度過職業生涯最艱困時期的理念。

第一階段對 Valiant 這支隊伍來說是一場大災難,面對當時的主流環境潰不成軍的他們最終以七戰全敗收場,不過這個負擔對 Custa 來說最為沉重,因為當時的他突然坐上了冷板凳,而且這是他電競生涯中有史以來第一次被換下場。這是個危機:如果他不能上場比賽的話,要怎麼幫助隊友呢?他不想要自己一個人躲到房間陰暗的角落鬱鬱寡歡,這從來就不是他的作風。

於是,Custa 開始往團隊內部去尋找答案,接著再轉身面向全世界,讓自己沉浸在了聯賽社群之中。

他很常開實況。他不久前開始製作每週一集的系列影片:Custa 新聞網(Custa News Network),他在影片裡所展現出來的活力和自嘲式的幽默立刻受到了粉絲們的熱烈歡迎。他還協助推廣並親自參與了聖猶達慈善募款活動 Valiant Plays,促進兒童期癌症的研究發展。後者是他去年秋季自發性慈善行動的延伸,截至目前為止,他透過隊服特別拍賣會和他的實況台訂閱所募集到的資金已經超過了 $6,000 美元,而且全部的資金都捐獻給了聖猶達的兒童醫院。

還不只這樣。在寄給聯賽提名他的信件裡,Valiant 的隊伍經理 Michael Schwartz 談到 Custa 會為了幫助隊友進步而努力,即便是在 Custa 自己心情沮喪的時候也不例外。「這種為了大局著想而無私奉獻的精神,又再次說明了 Custa 正是我們心目中最理想的那種聯賽選手。」Schwartz 在信裡這樣寫道。

「在處境艱難的時候、在比賽剛一開始就坐上冷板凳的時候,他從來不曾氣餒,他總是會試著做點什麼來幫助隊伍成功。」Packing10 補充道。「領袖特質正是如此。就算有人告訴你你不夠好、你不能上場比賽,或是怎樣怎樣的,你都需要理解,你還是能夠透過其他方法來幫助大家。」

Custa 在第二階段回歸先發選手陣容,開始帶領 Valiant 一步一腳印重新振作起來,但即便如此,他也仍舊繼續努力做著他原本在做的事情,半途而廢從來都不是他的格調。也因此,在 Valiant 那個滿滿都是優秀選手與當紅明星的選手陣容中,Custa 無庸置疑地成為了封面人物。

Custa 很認真地看待這樣的地位。「我相信盡可能地去回饋這個世界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在我變得更成功、有了更多的支持者之後更是如此。」他說道。「每一位選手所處的位置都十分獨特,觀眾以我們為榜樣、對我們有信心,我們可以把握這個絕佳的機會利用這個舞台來做一些有益的事情。」

比賽、做影片、從事公益活動。一個人怎麼有時間同時做這麼多事?

對 Custa 來說,這個問題的問法不對。對 Custa 來說,要實現自己的抱負,又要盡自己的一份心力去改善聯賽社群,怎麼能夠沒有時間呢?

這也是他從 Hawelka 身上所學習到的事情。

「我還記得我在參加他的喪禮時,聽到人們在討論他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達成了許多不可思議的成就,也聽到人們說他是付出了很大的心血才有辦法達成這些成就的。」他解釋道。「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深,它讓我相信我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做這些事情。我有一個這麼棒的機會,只要我願意努力,就有無限可能,我沒有理由放棄這樣的機會。」

對《鬥陣特攻》的玩家社群來說,Dennis Hawelka 所代表的不單單只是一件事,而 Custa 在日後也很有可能在各個方面留下對後世影響深遠的足跡。人們會記得,他是位頂尖的輔助選手、是個幽默好相處的人、是 Valiant 的領袖、是提倡平衡工作與生活的這個理念的人,而且跟 Vegemiteshoeys 一樣,是發揚澳洲美食的功臣。

「換作是在一年前,我大概會說我希望大家記憶中的我是『聯賽最強選手』,或是『賽場上最有影響力的選手』。」Custa 說道。「但現在我只希望自己能夠成為有影響力的人,當個對《鬥陣特攻》有所貢獻、讓它變得更好的人。我每天都在努力朝這個方向邁進、努力增進自己、努力透過一己之力來為大家打造一個更美好的明天。」